联系我们:07736223089

站内公告:

热烈庆祝中国灵渠网全新上线!网址:http://www.chinalqw.gov.cn
名人史迹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文化 > 名人史迹 >

郭沫若畅游灵渠

时间:2017/05/20  点击:

\

前排左起第一人为郭沫若先生(1963年摄)

在灵渠南陡口旁,有个形似鲤鱼的小洲子,人们都称它为鲤鱼洲。洲上树木林立,郁郁葱葱。在绿树掩映丛中,耸立着一块高大的大理石碑。石碑水渍斑驳陆离,中间还隐约现出一条断裂的痕迹,足见其历尽了岁月的沧桑。石碑上遒劲有力、豪迈奔放的大字,显得格外醒目。常有游客驻足碑前,聚精会神阅读碑文,或高声朗诵,或默默轻咏:“北自长城,南来至,灵渠岸上。亲眼见,秦堤牢固,工程精当。闸水陡门三十六,劈湘铧嘴两千丈。有天平小大,溢洪流,调分量。湘漓接,通汉壮。将军墓,三人葬。听民间传说,目空君相,史禄开疆难复忆,猪龙作孽忘其妄,说猪龙,其实即祖龙,能开创。”

读毕,游客皆会油然而生钦佩之情。这碑文,就是当年郭沫若游览灵渠时亲笔题写的词《满江红·灵渠》。在这阕词中,郭沫若高度地赞扬了灵渠工程的伟大及历史价值,也赞扬了秦始皇的丰功伟业。称灵渠“诚足与长城南北相呼应,同为世界之奇观”。

如今,这阕脍炙人口的词,早已传遍大江南北,令世人所津津乐道,那么当年郭老写诗填词之时,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?

春游灵渠,诗兴大发

郭沫若(1892—1978),原名开贞,常用名鼎堂,笔名沫若,四川省乐山县沙湾镇人,我国现代杰出的文学家、历史学家、社会活动家,我国新诗的开拓者。早年留学日本学医时,创作出版了中国第一部新诗集《女神》。曾先后创作了如《屈原》等许多思想进步、影响巨大的剧作和诗文,对中国古代史、古代文字学研究颇多建树。被邓小平誉为“继鲁迅之后我国文化战线上又一面光辉的旗帜”。解放后,历任政务院副总理、中科院院长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。

1963年3月18日,郭沫若应邀出席广西历史学会成立大会。会议结束后,郭老偕妻于立群与著名历史学家、北京大学副校长翦伯赞同游桂林山水。3月28日这天,天气晴明,郭沫若一行兴致勃勃来到灵渠。只见杜鹃花开,满山红遍,灵渠绿柳荫荫,清澈碧绿,让人仿佛觉得人在画中游。清脆婉转的鸟鸣声,偶有几只鱼儿跃出水面的“扑通”声,更让郭老心旷神怡,兴致非凡。他动情地说:“这情这景,来之不易啊!”随行人员纷纷点头。是啊,对于郭沫若来说,他亲自参与缔造的新中国的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石,他都是无比热爱和珍惜的。

游到社公堤时,陪同人员给郭老说起飞来石的故事:“相传,当年筑堤凿渠,屡修屡崩,一天夜里,突然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,从四川峨眉飞来一巨石,镇压住了作怪的猪婆龙。修渠工人依石筑堤,方才成功。”听了这则传说故事,漫步来到飞来石旁的郭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沿石级而上,郭老健步登上飞来石顶,脚踏巨石,他幽默地说:“你们信不信,我这个生在峨眉山下的人,至今还没上过峨眉山呢,现在登上了飞来石,不是上了小峨眉了吗?”郭老自二十一岁离开四川老家,为求学、为民主、为革命东奔西走,几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,因此不由得如此感慨。接着,郭老参观了四贤祠后,便登船至铧嘴。凝望着眼前海阳河那波光粼粼、款款而至的河水,经形如犁铧的铧嘴分流后,驯服地七分入湘,三分入漓,多余的河水则经大小天平溢入湘江故道。郭老见了更是连声称赞道:“了不起,真了不起啊!”并当即提出要在“湘漓分派”大石碑旁摄影留念。来到三将军墓旁,郭老听陪同的县委同志介绍说,埋葬的张、刘、李三将军是石匠出身的修渠领头人,张、刘因渠成放水堤崩而被处死,李则在渠成后不愿贪功而自杀,于是民间便将三人封为“将军”。“该封该封。”郭老频频点头,并一再称颂我国文化发展的伟大与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。芳草萋萋,孤冢一座。此情此景,让郭老百感交集,他回忆起自己早年凭吊明末爱国学者朱舜水时写下的一首五绝,并情不自禁地轻吟道:“一碣立孤冢,枫林照眼新。千秋遗恨在,空效哭秦人。”

游罢灵渠,郭老心绪难平,感慨万千,为了抒发心中之情,他挥毫写下了著名的《满江红·灵渠》词。写毕,尚觉意犹未尽,便再题七律诗一首:

秦皇毕竟是雄才,北筑长城南岭开。

铧嘴劈湘分半壁,灵渠通粤上三台。

江山一统泯畛域,工匠三人叠主裁。

传说猪龙深作孽,英雄伟绩费疑猜。

——《兴安观秦始皇时史禄所凿灵渠》

离开灵渠时,郭老依依不舍,流连忘返,他一再表示,如有机会,将再来灵渠。几十年过去了,郭老虽然不曾再来灵渠,但与郭老息息相关的故事,却仍然在灵渠演绎着。

石碑犹在,凝聚民族沧桑

话说郭沫若离开时,他所题写的《满江红·灵渠》词和七律诗,倾倒了所有的人。人们赞叹那激情洋溢、令人陶醉的词句,那龙飞凤舞、遒劲有力的笔迹。为了纪念郭老为灵渠增辉,让人们观瞻欣赏,县文管部门决定将《满江红·灵渠》刻碑立于灵渠渠畔。县文化馆接受任务后,调动人力采集了最好的石料,选聘了最优秀的石匠,精雕细凿。1964年2月,词碑刻好后,立于四贤祠内,与其他古碑一道,供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观赏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,红卫兵们“破四旧”毁文物之风在兴安猛刮起来。曾任国家第一任副主席李济深所题写的“秦堤”石碑首罹危难,“李济深”的名字被活活凿了去。县文物馆的领导急了,急忙把郭沫若的词碑放倒,深埋于四贤祠地下,才使此碑幸免于难。时间一晃便是几年,1971年,有上级领导来灵渠游览,指名要看郭沫若词碑。于是,词碑又被挖出,重新竖立于四贤祠内。经此一劫,观赏词碑的人愈发多了起来。

1973年,江青一伙趁着所谓“评法批儒”之机,开始了对郭沫若的公开批判。一些与郭沫若相关的人和事,都不同程度地遭了殃。如《河南文艺》曾请郭沫若题签,闻知他受批判,便把印有郭老题签的一期刊物全部作废。1974年初,消息传到兴安,郭沫若的词碑便成为再次受砸的对象。县文化馆的有识之士横下一条心,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这块词碑。于是他们一边应付上级领导说“坚决砸掉词碑”,一边请来民工趁着天黑连夜挖倒词碑,把它慢慢放在稻草上,然后轻轻抽出稻草,填上实土,再次将词碑悄悄掩埋了起来。

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“四人帮”在全国人民的一片唾骂声中倒台了。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。忆起刻有郭老题词的那块石碑,人们无不后悔惋惜。但听文化馆的同志说“词碑还在”时,又无不感到兴高采烈。人们挖出词碑(此时发现中间已断裂一处),小心翼翼地把它从四贤祠迁出立于鲤鱼洲上。

如今,灵渠已经建得更加美好,站在郭老的词碑前重读《满江红·灵渠》碑文,使人思绪翩翩。睹碑思人,抚今追昔,多少感慨油然而生!郭老,连同他的词碑,时时刻刻都和中国人民的命运紧密相联,同落同起。

千古灵渠水,悠悠万年流,永远地流载着兴安人民对郭老的那份思念之情。

首页 | 灵渠概览 | 申遗动态 | 人文景观 | 历史文化 | 灵渠保护 | 灵渠影像 | 灵渠文学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

07736223089

Copyright © 2017 chinalqw.gov.cn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灵渠网 版权所有

地址:桂林市兴安县兴安镇教育路240号电话:07736223089邮箱:lqsyxc@163.com

ICP备案编号:桂ICP备09010985号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